沈楠木

我有一只小毛驴从来都不骑。

非亲友请勿一键转载。

子博:@一只毛驴

微博:沈楠木的小毛驴
可约可撩可勾搭。

去澳大利亚了,失联一个月(:3_ヽ)_

不要想我(x)

张新杰撸猫,甚欢

 
 
张新杰其实是很喜欢猫的,奈何他的工作性质不允许他好好照顾一只猫,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云养猫的来着。 
 
直到韩文清来到他家里。 
 
大老虎撸起来比小猫咪要更有手感,抱着也是暖茸茸的感觉。然而韩文清的自尊心摆在那里,是决计不愿意让张新杰随意玩弄橘猫形态的自己的。张新杰喜欢看猫咪呈液体状待在各种容器里、往纸箱子里钻、玩毛绒玩具、或者是柔软地把身体拉长,而韩文清表示不屑,非常不配合。 
 
张新杰每天看着微博上各种各样可爱形态的猫,心里直痒痒。奈何家里那只大猫的威力并非一般的小猫能比,张新杰只能抱着大老虎,安慰自己这只大猫还能镇宅,抱起来手感非比寻常——这年头还有几个人能在自己家里养一只老虎啊? 
 
这种局面是被宋奇英的到来打破的。 
 
奶虎是为何下凡张新杰并不清楚,他只清楚照顾这只奶虎的任务落在了自己身上。小宋年纪尚小,心性活泼,平日白天就随韩文清一起到局里去工作,晚上就回张新杰家里。奶虎的个子比一般的小猫要大些,但是以张新杰的体格把他抱起来完全不成问题。张新杰曾第一次尝试把小奶虎的前肢抬起来,再握住他的身体,慢慢往上举—— 
 
哦哦哦!真的变长了!! 
 
张新杰把小家伙放下,又举起来,放下,又举起来。面上的表情毫无波动,内心甚至还有点想抱着小奶虎满地打滚。张新杰玩得不亦乐乎,宋奇英倒是觉得张新杰这是在跟自己玩耍,开心得很,非常配合。张新杰尝到了甜头,第二天就买了不少猫咪玩具到家里。 
 
逗猫棒不禁折腾,三两下就被力气奇大的奶虎给玩断了。张新杰看着地上的残骸,非常认真地思考起让技术部制造出一只适合宋奇英玩的逗猫棒的可能性。小家伙看张新杰盯着自己玩坏了的东西一言不发,以为张新杰生气了,连忙走过去抱住张新杰的小腿。张新杰的内心被萌吐了血,就蹲下去把小家伙抱起来,蹭了蹭他的圆脑袋。 
 
除此以外,一些奇形怪状的箱子、容器也颇受小家伙的青睐。不过奶虎的身体不如猫咪那样柔软,纸盒子之类被压得稀碎是常有的事。最经得起折腾的反而是那些毛绒玩具,虽然它们也时常被舔得全是口水。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宋奇英同属白虎之列,身上任何一处都带有至精至纯的仙气,所以并不会把毛球球们弄脏。 
 
那时候韩文清身上的法术已经解除,并不需要继续待在张新杰家里。然而张新杰喜欢摸大老虎喜欢得紧,经常邀请韩文清来自己家里。韩文清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张新杰又是他们的重点照顾对象,自然就随他去了。一个星期差不多有五六天都要在张新杰家里过夜,甚至一整个星期大老虎都变成橘猫睡在张新杰枕头边上也是常有的事。然而最近这段时间张新杰却不再来邀请他了,还说自己要好好照顾宋奇英,时不时就提前来局里把小宋给接走。张佳乐调侃说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黑着个脸。韩文清自己也有点吃味,奶虎有什么好的?!镇宅能力不如自己,自控力也差,太过活泼爱闹了。再说了,他能像自己一样一口气就吹干张新杰洗完澡后湿漉漉的头发吗?!他不能! 
 
韩文清在众人的撺掇下向张新杰提出自己应该确保他的人身安全,因此像以前一样时不时就到张新杰家里过夜是最稳妥的方法。张新杰犹豫一会,跟韩文清商定每周二、四、六到自己家里去。 
 
每周才三天?!韩文清心里不爽,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倒要看看宋奇英这个小崽子到底有什么好的,把张新杰迷成这个样子。 
 
回到张新杰家里,一切都是熟悉的布置——只是多了一些毛绒玩具和用来装饰的奇怪容器摆件。宋奇英几乎是在进门的那一刻就变成了奶虎,直奔着那些毛球球去了,自己在那玩得不亦乐乎。韩文清看得直皱眉头,这成什么样子?!也太蠢了吧!白虎的脸都被丢尽了! 
 
他走上前去想好好教训一下小家伙,却被张新杰一把拉住:“让他玩会儿。” 
 
韩文清透过张新杰的眼镜镜片,看见了他眼睛里诡异的慈爱目光。 
 
韩文清:??!! 
 
如此情景在每一次韩文清来到张新杰家里的时候都会上演,韩文清也见证了宋奇英无数次的丢虎时刻。比如试图钻到奇形怪状的容器里然而总有一条尾巴或者一只爪子塞不进去;抱着毛绒玩具满地打滚口水流得到处都是;被张新杰抱起来然后身体被自然而然的拉长又还原。然而就是这样的小奶虎,却几乎吸引了张新杰全部的注意力。甚至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家伙也能被张新杰抱着一起睡,而韩文清原先也只是能睡在张新杰的枕头边上而已! 
 
这能忍?!事实上韩文清忍了,不仅忍了,还忍了一个星期。最后他认为自己不能再这样忍下去了,决定采取一些的强制性措施来试图挽回一点白虎的颜面。 
 
又是一个来到张新杰家里的晚上。宋奇英就像以前一样试图钻进一个透明的梯形容器里然而爪子却漏在了外面。张新杰捏捏他的肉垫,又摸摸他的尾巴,逗他逗得乐不可支,最后把小家伙整个抱出来,蹭蹭他的肚皮,然后笑着在他脑门上亲了一口。 
 
原本一直趴在沙发边毯子上的白虎突然走过来,毫不客气地一个飞扑,叼住奶虎的后颈把他夺了下来,然后又小跑回去把小家伙放到毯子上,施了个法术把他定住。接着白虎转了身,变成了一只橘猫,颠颠颠地跑过来,瞄了愣住的张新杰一眼,一个灵活的跃起,稳稳地落在了容器里。 
 
张新杰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转性的橘猫。猫咪的身体柔软异常,不一会橘猫就完完全全地贴合了容器,看起来就像是一盒猫。这盒猫躺好了,好整以暇地转过头来,一副有人欠他钱的样子: 
 
“喵——”

同背景同系列:

张新杰撸大猫


一个还没写后续的灵异事件


 
Fin. 
 
可能我只适合写这种沙雕日常。

点我看小脑斧卖萌


置顶

大噶好,这里是沈楠木。

称呼我楠某,楠楠,楠木,楠脑丝,毛驴啥的都可以,随大家喜欢୧(﹒︠ᴗ﹒︡)୨

主营韩张跟周江,其他cp站的基本上是双花、喻黄、林方、方王、伞修等等,偶尔吃吃叶蓝的粮,但绝对不会出现在我的推荐里(。◕ˇ∀ˇ◕)

所以无论有无洁癖都可以来找我玩(•̀ω•́)✧


其他圈主要吃雷安、瑞金和也青,欢迎一起来磕(´ꑣ`)

子博@一只毛驴 是一个用来发表情包和废话的地方_(:3⌒゙)_

以下是在子博做的目录,收录了大概前一百篇的文章,还有一些在#瞎98乱想的东西#这个tag里。

点我玩扫雷游戏

愿大家天天都能快快乐乐磕cp~

【韩张】庸俗关系(4)


前文:1  2  3

 

 

 

最近张新杰并不算特别忙,因为张佳乐一直在闭关搞自己的新专辑,接的商业活动会变少一点。张佳乐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弄起自己专业的事情就会稍微自我一点,张新杰在这方面也挺惯着张佳乐的,他也很清楚对于一个歌手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实力,有实力了才能通过营销吸粉,能吸粉才能营销得更好,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

 

工作上跟韩文清的交集难免多了起来。通过各种方面接触张新杰才逐渐知道韩文清原来不是做这行的,后来不愿意老靠着家里的背景做事,就决定换个方向试试。反正这些公子哥底蕴都厚着,尝试失败了也没什么。于是韩文清就跟着好朋友孙哲平接触到了这个圈子,第一次试着做点投资,就遇上了张新杰,也是挺巧的了。经过上次的经验教训,张新杰痛定思痛跟韩文清说清楚了,以后要谈工作或者合作上的事情,必须在做之前就谈好,不然做完之后都没力气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尽管日程表上的张新杰是稍微闲下来一点了,但是他还得大体规划一下接下来有关于张佳乐日后发展的长远计划。张佳乐跟百花的合同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到期了,目前来说挂名在百花下的工作室运行得还挺好,应该要续签。接着就得给做好的新专辑做宣传,上综艺,买一点有趣的、吸引大众的热搜,然后去参加一些音乐节,忙活着拿一些奖等等等等。

 

张新杰计划得好好的,在电脑上敲敲打打,最后满意地点击了保存。他喜欢有规划的生活,让他清楚每时每刻应该去做什么,这样年末做总结的时候也看得到自己没有虚度光阴。张佳乐总说他是个隐藏的控制欲极强的家伙,张新杰自己却不以为然,不过计划被打乱确实会让他非常心烦意乱,这个时候就只能再重新列一份计划出来了。

 

 

 

韩文清收到张新杰消息的时候,正准备回家。外面天色已经变得有点阴沉,看起来像是随时要下雨的样子。张新杰单单发了个地址过来,是一个私人清吧,是不少喜欢只喝酒的艺人爱去的地方。韩文清给他发了个“?”过去,张新杰却罕见的半天都没有回复。韩文清怕他出什么事,赶紧驱车前往。

 

车开到一半就下起了雨。这压抑的天气让韩文清有些烦躁起来。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韩文清随手抓了把伞就直奔酒吧,然后他在吧台的角落找到了已经睡着的张新杰。

 

韩文清发现他身上穿的衣服偏正式,明显是他工作的时候会穿的衣服。这可不像张新杰的作风,工作时间跑出来喝酒,还直接在酒吧睡着了。韩文清猜测张新杰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只得把人先捞起来,结了账,然后又把他拖到车里去。

 

这一来二去的折腾,伞也不好打,不少雨水都直接滴落到两人的身上。张新杰迷迷糊糊地醒了,整个人还是混沌的,任着韩文清摆布。

 

韩文清把他放到后座,在驾驶位坐好了之后问他:“去哪里?送你回家吗?”

 

张新杰慢慢地摇了摇头:“我不想回家......”

 

“......”韩文清回头看他一眼,“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张新杰抿了抿嘴,眼眶好像变红了些。刚才韩文清就注意到了,张新杰眼睛有点红肿,看起来像是哭过,说话的时候也带着鼻音,平白添了一分黏腻的慵懒感。张新杰不愿意再说什么,躺在后座把身子蜷了蜷,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

 

韩文清调转了方向,把车开向了自己一直住着的小别墅。

 

等到韩文清把人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雨才堪堪停了一会。韩文清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这样伺候过人,这回算是破例了。

 

进屋后韩文清先把张新杰身上还湿着的衣服都扒下来,只剩了一件薄薄的衬衣在身上。韩文清犹豫了一会,把张新杰抱到了客房里,拿被子给他盖好,然后找了感冒药喂张新杰喝下。这些安顿好之后韩文清才去做自己的事情,顺便向圈内好友打听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二天早上韩文清起床的时候特地去看了看张新杰,张新杰已经醒了,但是酒的后劲还在,整个人都是一副待重启的样子。韩文清给他掖了掖被子,叫他再休息一会,床上的人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终于又闭上眼睛睡觉了。

 

韩文清叹口气,昨天他从孙哲平那里打听到是什么事把张新杰惹得如此颓废了。

 

张佳乐不准备继续签约了,他想淡圈。

 

具体张佳乐跟张新杰是怎么谈的韩文清不清楚,他只知道张佳乐要淡圈的态度非常明确,张新杰接受不已,两人发生了争执。最后张新杰提出分开冷静一下再谈这件事,张佳乐也同意了。

 

韩文清一直都很明白张佳乐跟张新杰感情很好,张佳乐对于张新杰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但他也没想到张佳乐要淡圈这件事对张新杰打击这么大。在这件事上他也只是旁人,最后还是得两位当事人来解决。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张新杰给他发了消息,询问他能否用一用屋子里的洗衣机和衣架。韩文清想了想,叫他随意,浴室厨房什么的也都可以用。半晌,张新杰回复道:“谢谢。”

 

韩文清心里记挂着家里还有个人,中午干脆回家了一趟。小别墅的一楼没有人,韩文清走到二楼,发现张新杰穿着浴衣,抱着膝盖坐在阳台靠里的房间地板上看着外面。阳台上晒着的是他昨天的衣服,而且把韩文清换下还来不及洗的衣服也洗了晾上去。

 

张新杰听见动静,转过头来看着韩文清。他没有戴眼镜,显得年纪很小,此时缩成一团坐着,很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韩文清走到他身边来,问道:“昨天你打了喷嚏,今天感觉怎么样?”

 

“今天感觉挺好的,”张新杰眨眨眼睛,“谢谢你。”他小声说。

 

韩文清皱着眉看他身上单薄的浴衣,转身就到衣柜里拿了些衣服出来铺到床上:“你看看有什么穿得上的,那浴衣太薄了,免得感冒。”

 

张新杰还想推辞什么,韩文清不由分说把人拉了过来。张新杰看着这一堆衣服,面上有点红:“你......你要不出去一下?”

 

“......”两人好歹也做过那么多次了,这会儿张新杰却突然害羞起来。韩文清存心想逗他玩玩,泰然自若道:“又不是没看过。你换上试试,我还能帮你看看合不合适。”

 

张新杰一下就涨红了脸:“......我内裤洗了,还没干!”

 

也就是说,张新杰是真空状态穿着这件浴衣的!

 

我发现石墨好像不怎么压图片诶


听到楼下汽车发动的声音之后,张新杰蹬蹬跑到浴室冲了个澡,擦干净之后气鼓鼓地拿了几件衣服套上。这个时候他把手机拿起来,发现韩文清给他发了好几个消息:

 

“抱歉......家里没有润滑,我不是故意要停下来的”

 

“晚上要不要给你带份饭?你喜欢吃什么?”

 

“需要给你买一些衣服吗?你一般穿什么码的?”

 

“你要是饿的话我可以帮你叫个外卖”

 

末了韩文清发了个表情包过来,请张新杰不要生气。还说这是在公司的职员群里偷的表情包,拜托张新杰不要透露出去,不然在下属面前会很掉形象。张新杰忍不住回复道:“我跟你的员工不怎么接触,没机会泄露的。”

 

韩文清回道:“你来我这里工作的话,就有机会接触了。”

 

这下张新杰明白韩文清应该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跟张佳乐的事情。韩文清推测得不错,张佳乐不再签约,张新杰也不会再有心情待在原公司。原公司里忌惮他的人不少,要是张佳乐不再签约的消息放出去,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对他落井下石。韩文清这是在邀请自己呢。

 

张新杰很清楚是时候为自己的未来好好考虑一下了,但是他逃避性地想把这事情放到一边去,就像他逃避性地不去考虑他跟韩文清这段早就已经越矩了的关系一样。

 

过了好一会,他拿起手机回复道:“我想吃珍味楼的皮蛋瘦肉粥和小油条。衣服一般穿L码的。”

 

 

TBC.

 是这样的,家里没有润滑说明老韩以前从来没有往家里带过人(。◕ˇ∀ˇ◕)


今天晚上出发去上海玩去啦!(大概)这个月最后一次更新QAQ

 

老韩的表情包:

 

 

 

我最近好喜欢橘猫和老虎的表情包啊哈哈哈哈


韩队

 

 

是在张新杰撸大猫之前发生的故事。

 

 

“哎呀,你看见刚刚送来的那个人没有,可凶了!”

 

“可不是嘛,我反正是不敢去给他打绷带的。真吓人......”

 

“我听说小张医生去给他包扎了,是真的吗?”

 

“那可真是大材小用了......”

 

几个年轻的护士在医院长廊的拐角处小声说着话,她们谈论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现在正在张新杰手下躺着的韩文清。对于韩文清这个病人,张新杰以前是从来没见过的,今天突然送过来,季冷跟他说这是新来的局长,得好好给他看看伤口。

 

张新杰心里暗自奇怪,哪门子的局长,出门都不带保镖的吗?韩文清的伤在胳膊上,长长的一条口子看着怪吓人的,都没有小护士愿意给他上药包扎。张新杰一向照顾她们,就亲自上手了。

 

这伤看着奇怪,不像刀枪之伤,反而像什么猛兽的利爪撕裂的伤口。季冷之前已经处理过这个伤口,张新杰只需看看恢复情况,顺便换药就行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韩局是怎么受的伤?”

 

韩文清皱着眉看他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你别这样喊我,听着很奇怪。你就像我手下的队员一样喊我就可以了。”

 

“韩队?”张新杰见韩文清没有驳回这个称呼,继续问道,“是什么器具导致的这个伤口?”

 

“不是工具伤的。”韩文清简短地回答了一句,便不愿再多说。张新杰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默默地给韩文清上好药,换了干净的新纱布,然后嘱咐道:“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要见水,不要主动碰,注意避免感染,按时来换药就可以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不再多言。张新杰心里猜测这个伤口恐怕没那么简单,难怪要到他们这家私人医院里来就诊。

 

第二天韩文清乖乖的来换了药,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年轻。要不是这个人身上还穿着和韩文清差不多的制服,张新杰恐怕就要误会他是个流浪歌手或者街头艺术家之类的人物了。这个小伙子染了一头玫瑰红色的头发,留得挺长,还扎了个小辫子。他看见张新杰,自来熟地上前打招呼:“你好呀小医生!我是张佳乐。”

 

张新杰看他一眼:“你有病么?”

 

张佳乐顿时大惊失色:“你你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开口就骂人?!”

 

张新杰:“......不好意思,一般来医院的人都是来看病的。你没病的话跑来干什么?”

 

张佳乐瞠目结舌,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韩文清看他这吃瘪样子,把他推到边上去,坐下来:“我来复查一下,这家伙没事做,就跟过来了。”

 

张新杰拆开绷带看了看,伤口没什么问题,就让韩文清到楼下专门换药的地方去换药:“你的伤口不必每天来让我看,拆线前让我看看愈合得怎么样就可以了。到楼下去吧,别板着个脸,会吓到人家小姑娘的。”

 

韩文清还是虎着个脸:“我已经去过楼下了,她们让我上来找你。”

 

张新杰这下明白了,楼下的小护士们是不敢给韩文清换药的,还得自己亲自出马。张新杰看反正现在也没人来,就决定暂时离开一下去给韩文清上药好了。

 

张新杰从自己办公的科室离开,韩文清立马跟上,那个张佳乐也像个小尾巴一样在后面跟着,好奇地打量着张新杰。张新杰看张佳乐那好奇样就想逗他,给韩文清换完药之后,他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张佳乐:“要不你也来一下?”

 

张佳乐顿时头摇得跟个筛子似的,说:“你忙,你忙。我不打扰。”

 

后来几天韩文清来找张新杰换药时,后边都跟了个人。看他们都穿着统一的衣服,张新杰算是把韩文清他们队的人认了个遍。韩文清跟他解释说他们队的人思维跟平常人都不太一样,这是他们表达感谢的独特方式。

 

给伤患治疗是医生的本职啊,更别提自己只是出了一份换药的力罢了。而且这种感谢方式确实是有点奇怪......不过张新杰并没有对韩文清的说辞深究。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韩文清及他手下的队员就开始不断地造访这家私人医院。队员们的伤口都比较奇怪,有小口径的灼伤,有像被电劈过的伤,各种稀奇古怪的伤都有。张新杰心里忍不住怀疑这群人是不是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但是他又很信任院长,也就是季冷前辈,所以决定先按下心里的疑惑,准备找个时间问问季冷。

 

正好这回,季冷拜托张新杰外出进行一次私人诊疗,而诊疗对象,就是韩文清本人。

 

张新杰有些吃惊。虽说季冷也常常外出私诊,但这还是他头一次派自己出去。张新杰顺势问了关于韩文清那一队人的事,结果季冷只是笑笑,说你去了就明白了。

 

张新杰带着季冷给他准备的医疗箱和韩文清的名片出了门。按照季冷叮嘱他的,张新杰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报了地址。司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还是发动汽车了。

 

慢慢的,司机开出了市区,张新杰忍不住问了一句:“师傅,您没开错方向吧?”

 

“没啊,”司机回头看张新杰一眼,“我还觉得奇怪呢,平时很少有人往这边走的。小伙子你是不是拿错地址了啊?”

 

“没有......”张新杰低头看了看名片上的地址,心里渐渐的有一点不安起来。

 

司机在郊区停了下来,张新杰付了钱之后下车,再在这个人烟有些稀少的地方打听了一下,才在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小门面门口停下。

 

这个小门面不知道是装修风格如此,还是本身就已经很久没有翻新过了,整个看起来老旧得有点寒酸。好在十分整洁,看得出来是常有人打扫的样子。张新杰走进去,看见靠墙的柜子里摆了点五金用品,有一个老人坐在柜台后面,懒懒散散的模样。

 

他看见张新杰走进来,问道:“小伙子,买点什么啊?”

 

我该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张新杰心里直打鼓,还是开口问道:“您好,我是来找人的,请问韩文清韩队在这里吗?”

 

“啊?”老人家似乎耳朵不大好使,“你找谁啊?”

 

“我找韩文清!”张新杰特意把声音放大了些,“他周围的人都喊他韩队!”

 

“韩文清?韩队?”老人皱着眉念了一遍,张新杰连连点头:“是的,请问您知道吗?”

 

“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啊。”

 

 

Fin.

 

哈?真的可以打“Fin”吗哈哈哈,尽快把后续写出来吧,也是一个设定的交代——我想写这个好久了其实......

 

这两天消极怠工,惭愧不过,爬上来更新一波。庸俗关系也要跑剧情......啊我怎么有这么多坑啊......

 

 

 


被cue到的调查问卷

是 @鹤雏 这位宝贝cue的我~


1. 什么时候开始入坑《全职高手》?

第一季动画入坑,然后去补了小说(哇真的是我第一次看这么长的小说)

2. 第一次写的全职同人文叫什么名字?有CP的话,是哪对儿CP?

《国王与祭司》,超多cp啦

3. 简单描述一下自己的文风。

分裂文风

4. 写文的时候,习惯主攻,还是主受?

看哪个方便吧

5. 偏好什么方向的设定?(校园/古代/兽人/ABO/娱乐圈/网游/哨向/现代/未来/快穿/穿越架空等等)

全看手感orz

6. 说一个最想吐槽的桥段。

为什么写到国家队就停了......虽然知道虫爹的用意但是......我还是好想看国家队啊啊啊啊啊

7. 老实说,有没有想过或者写过玛丽苏情节?

小学写过啊哈哈哈

8. 有没有写过或者脑过BE虐文?如果有,做BE或者虐的设定的时候,会因为自己写的虐心或者虐身剧情而哭么?

脑过,自己脑的时候是不会心痛的,反而很酸爽

9. 自己所有的作品里,包括没有发表过的以及脑过没有写的脑洞,自认为最没下限的设定大概是什么。

ABO

10. 能坚持每天都写一些东西么?认为坚持每天写作有用么?(不单指成章的小说,随想、日记都包含在内)

想坚持,但是最近沉迷朱星杰这个小妖精......我觉得每天是有用的

11. 写作的过程中,遇到卡文的情况,会怎么解决。

自生自灭

12. 读者的评论会产生很大的激励作用么?说一个印象最深的评论。(不用原话复述,意思到了就好)

有的啊!!!记得有一个小朋友很认真地说了哪篇哪篇写得好,比以前有进步了之类的

13. 如果读者猜到了你的后续剧情并且发布在评论区,你是按照原计划继续写,还是更改剧情?

继续写,怕啥

14. 会根据读者或者他人的意愿,更改结局么?为什么?

不会,写文是自己开心的事

15. 介绍一下自己最想抹杀的黑历史。

小学时写了好几个本子的玛丽苏文......

16. 会写肉文吗?

会,写得稀烂就是了

17. 雷点有多少?

看cp吧,如果是喜欢的cp就会有很强的洁癖

18. 认同挖坑必填么?为什么?

认同(虽然自己还有三个坑没有填),就是想把那个世界的故事描绘完

19. 认为对提高自己写作水平最有用的方法是什么?

阅读

20. 推荐一本或者几本对自己影响比较大的书。

《傲慢与偏见》是小时候我妈很喜欢然后让我读的书,然后我也很喜欢哈哈;

《华氏451度》当时很喜欢的乌托邦小说;

《明朝那些事儿》强推!!!!!

网络小说啥的就不推荐了吧,我看的也都是挺脍炙人口的一些。


圈一个已经爬墙的人 @幽皂皂 快点回来更文辣!


【韩张/喻黄】蓝雨霸图副队长谋杀亲夫事件始末

 一个粮仓整理


答应 @老咸鱼萧藜。 的点文

没什么逻辑

非常抱歉,明明点的喻黄韩张,去却写成了黄新双人聊天现场(土下座

食用愉快啦`

 

 

“......”张新杰看着屏幕上石不转身旁的角色,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然而这一瞬间还是这家伙捕捉到了,他立马喋喋不休起来:“我去张新杰你匹配到我就这么不高兴吗?本剑圣的移动速度在全明星里还算是很快的了好吧?!”

 

“你停一停!”张新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规则还没公布呢,说不定一会就要公布规则。你一直说话我怕没听清楚规则。”

 

话音刚落,耳机里就有标准的系统提示音传来——“各位全明星选手,你们好!”

 

此刻,场上的所有全明星选手都认真听起来。

 

 

又是一个全明星周末,对于所有关注全明星的荣耀玩家们来说,最让人期待的莫过于娱乐性质的比赛环节了。也只有在这一环节,各位选手之间才能碰撞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火花。今年的全明星周末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一环节,不过在赛前,主办方并没有透露出过多的信息,只在官微上表明24个全明星选手都会参加,会有分组步骤,以及对闪避能力、移动速度要求较高这些情报。张新杰对这个倒不是非常看重,这种比赛重在娱乐性,不必那么在意输赢,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前提是他有那个条件去好好享受。

 

在来赛场前的车上张新杰就目前公布的情报随意分析了一波,张佳乐便饶有兴趣地问他:“新杰,那如果是你,想跟谁分到一组啊?”

 

旁边的韩文清马上瞟过来,看见张佳乐明明是向张新杰发问,却笑嘻嘻地看着自己。韩文清欲盖弥彰地咳嗽了一声,马上又坐端正目视前方了,耳朵慢慢的变红了。

 

张新杰抿嘴笑笑,倒是认真说:“关键是主办方也没有说清楚分组是怎么分,每组多少人,不好说。”

 

张佳乐耸耸肩:“按以往的尿性,同队的肯定不会分到一起就是了。”

 

“嗯......”张新杰摸着下巴沉思一会儿,他突然转头看向宋奇英:“小宋,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比较想和谁一组?”

 

突然被点名,宋奇英也毫不慌神,说道:“我个人觉得就目前的情报来说,王杰希队长和方锐前辈会比较占优。但是对于我来说,王队和方前辈跟拳法家合作的经验都不太多,所以如果组队,那肯定还需要磨合。”

 

张新杰微微笑着点头:“跟我的想法一样。”

 

好学的小宋立马发问:“不过副队,如果是您的话,觉得跟谁合作会比较有利呢?”

 

张新杰颔首:“其实这两人都有着各自跟治疗合作的经验,王队就不用说了,兴欣的治疗安文逸更是跟我风格有点相似。但是呢,小安的水准尚有些欠缺,王队之前所熟悉的方士谦前辈的治疗风格也跟我大相径庭。只能说各有利弊,出于我个人的考量,我比较期待跟魔术师合作。”

 

“噗——”张佳乐在一旁没忍住,“新杰,你在老韩旁边说想跟别的男人合作,你看看他的脸有多黑。”

 

韩文清虎着一张脸坐在一边,冷哼了一声。

 

张新杰早已摸清楚恋人的脾气,主动凑上去亲了好几下韩文清的脸,又轻声细语说了几句什么,很快就把人哄好了。张佳乐在一旁直呼吃狗粮,还装模作样要把小宋的眼睛给捂上,宋奇英无奈地看他一眼,满脸“前辈你几岁啊”的表情。

 

那个时候饶是张新杰也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比赛到底开不开语音。

 

如果开语音的话,恐怕最不理想的两个队友就是黄少天跟周泽楷了,一个自带立体3D声音攻击效果,一个开不开语音没什么两样。谁知张新杰今天这么背,一下就跟黄少天匹到了一组。

 

 

“如同大家所见,现在大家身边的这位,就是你们的队友。24位选手被两两分为12个组,只有组内人员可进行语音交流。同时12个组又分为攻守两派,一派6个组。攻派可对守派进行攻击,而守派不能反击,只能逃跑,一旦对其他角色造成直接的物理伤害将直接出局,所以非直接攻击是被允许的。系统不会标明哪些角色是攻派哪些角色是守派,全靠你们自己摸索。25分钟后,我们会统计两派存活组数,同组无论是两人还是一人存活,都算作一组。十分钟休息后,第二场开始,攻守交换。同样25分钟后统计存活组数。两场比赛过后存活数多的六组获胜,获胜人员可以获得由XXX金主提供的XXX赞助奖品,同时选手们的粉丝也有机会得到相应的奖品哦!”

 

“估计就是微博抽奖什么的了。诶诶诶,张新杰,你说我们到时候第一局是攻是守啊?我比较想当攻,一挑二,然后你再旁边给我加血就可以了你觉得怎么样啊?其实我觉得我还蛮幸运的全明星就一个奶妈还给我碰着了哈哈哈!不过我还很想跟队长一组啊,也不知道队长匹到的人会不会照顾一下他的手速,而且队长人那么好......”

 

“可是我能给你加血。”张新杰突然开口打断黄少天的话。

 

“不是,我不是嫌弃你啊。我就是跟队长一起训练久了比较想跟他......”

 

“可是我能给你加血。”

 

“诶张新杰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想匹到我队长是很正常的想法好吧?你难道就不想匹到你队长......”

 

“可是我能给你加血。”

 

“......咱们不谈这个可以吗?”

 

“我还能给我自己加血。”

 

那头的黄少天像气球泄了气,彻底不说话了。

 

这时,石不转和夜雨声烦两个角色的头顶都出现了一个蓝色荧光小字——“守”,这个小字很快又消失。随后系统就开始了十秒倒计时。

 

张新杰仔细思考起来,作为守派,不能给攻派带来直接的物理伤害,但是自己作为牧师,本身大部分技能就是治疗用的,哪怕是神圣之火这个技能,也对角色不存在任何物理上的修正攻击。那既然这样的话,无论作为攻守都对牧师是没什么限制的——

 

那自己岂不是bug一样的存在!

 

黄少天似乎也很快反应过来:“哇张新杰,你做攻做守是不是都没什么区别啊?”

 

“目前看来确实是这样。作为守派的时候我们不能主动攻击,不过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嗯,怎么说?”

 

石不转调转了方向,朝一边走去:“你看我们所在的这个地图,是一片森林。小山之类的掩体也挺多的。”

 

“做掩蔽还挺方便的,而且适合猥琐方那样的选手。”黄少天也跟着点评,他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系统是不是还没告诉我们这一局哪些人是守派啊?”

 

“没错,不知道分组确实很麻烦。而且只有同组可以语音交流,”张新杰抑制住自己想要叹气的心情,“不过攻派应该还挺好判断的,毕竟他们没有顾虑,直接开始进攻就可以了。”

 

“那万一有攻派假装成守派,然后偷偷摸摸地过来进攻呢?我觉得如果是方锐他说不定就会采取这样猥琐的做法。”黄少天又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说起来。

 

“嗯......我有这样一个想法......”

 

 

“韩队好。”

 

“嗯,你好。”

 

打过招呼后,喻文州就自然而然地开始跟韩文清讨论起游戏规则来。他们这一局被分到了“攻派”,在进攻上没有什么顾虑,但是如何找到“守派”的选手并准确击杀还是设置了一点障碍的。最后两人一致决定往树林深处走着看看,说不定能碰到一些选手。

 

走了没多远,他们就遇见了王不留行和鬼刻。

 

两边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阵营,站在原地僵持了一会。喻文州跟韩文清一商议,最后索克萨尔走上前去了。

 

没走几步,喻文州的屏幕一黑,他很快反应过来:“是暗阵!”

 

“小心身后!王不留行劈了块石头下来!”

 

喻文州马上操纵索克萨尔闪避。这下很明显了,王鬼一组此局为“守派”。韩文清没有犹豫,跟上去就拖住了两人。索克萨尔很快从暗阵中脱离,也加入到战斗中。

 

作为“守派”来说,要么通过地图上其他物品来损伤对手,要么就只能逃。鬼刻的辅助技能较多,再加上王杰希的分析指挥,大漠孤烟和索克萨尔已经多多少少都中了一两次招。但相比鬼刻和王不留行失去的血量,这并不算什么。

 

这里动静太大,把夜雨声烦和石不转也引来了。但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匆离开,毕竟自己并不能出手攻击,还是处于不利状态的。

 

黄少天倒是一路上都没停过嘴:“唉队长怎么跟我们不是一派的啊,我本来还想碰见他之后向你展示一下我们之间不需要言语也能完美配合的默契呢。不过真巧啊老韩好像跟队长是一组的诶,待会我们要是碰见了该多尴尬。不知道老王这次能不能带着小吴逃跑,感觉还是不容易啊。”

 

“我觉得他们两人可能会牺牲一个。”

 

“啊?”

 

“毕竟组内只要有一人存活就可记为一组。被一组攻派缠上已经很麻烦了,他们可能要留一个人断后,另一个人趁机逃跑。”

 

“噢——有道理啊,你觉得存活的那个人会是谁?”

 

“不管是谁——”张新杰故意拖长了尾音,“到时候我给他加满血就是了。”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新杰你知不知道你说这个话的时候简直欠嗖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奶妈在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了好一会,他们在一个湖边重新碰见了王不留行。既然已经知道同为守派,夜雨声烦和石不转都没有隐藏行踪,直接走了上去。王不留行看见他们,立马警惕地起了身。张新杰直接一个小回复术丢过去,王杰希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坐下来乖乖接受治疗。

 

“诶张新杰,我突然觉得,刚刚你说的那个战术如果让王杰希来做诱饵,可能会更好。”

 

“确实,但是我们怎么跟王杰希交流呢?”

 

“嘿嘿!看我的!”

 

于是接下来,王杰希就看见夜雨声烦在王不留行面前做出各种奇怪的动作,一下又是挥剑,又是猛然倒在地上,活脱脱一个多动症儿童。后来石不转又加进来努力比划解释,王杰希才明白他们的意思,马上就同意了他们的战略。

 

 

经刚刚一战,索克萨尔和大漠孤烟都只掉了一点点血,不过好歹还是把鬼刻的人头给拿到了。只可惜,王不留行还是差一点点让他给溜了。

 

两人顺着王不留行可能去到的地方转了好一会也没见到他的影子,正在两人准备换个方向的时候,王不留行突然出现了。

 

王杰希似乎也是吓了一跳的样子,马上往森林里钻了进去。索克萨尔和大漠孤烟跟上,大漠孤烟在前,索克萨尔在后。按照喻文州跟韩文清商议好的,索克萨尔会使用死亡之门技能来牵制王不留行,但是喻文州却注意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王不留行为什么让周围一片的树木都燃烧起来了?

 

这周围肯定还有人策应!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索克萨尔的技能此刻一个都使不出,只因他脚底的神圣之火!

 

糟糕!唯一的治疗在对方阵营。这时,周围燃烧着的树木也猛然倒下——是夜雨声烦砍倒的树!

 

这些树一倒下,马上去了索克萨尔大半的血量,树上燃烧的火焰又有附加的伤害功能——索克萨尔的血条清零!

 

“啊啊啊啊啊队长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都怪这个破分组真的太讨厌了呜呜呜......”

 

听到黄少天在自己耳边乱嚎,张新杰难得好心情地安慰他道:“好啦好啦,喻队看你勇于直面过去的错误,吸取教训充实自己,一定不会责怪你的。”

 

黄少天知道张新杰这是在揶揄自己之前也曾被树砸掉大半管血的事,哼哼唧唧了一会就不理他了。

 

而韩文清此时也不好受,当时王不留行疯狂走位,他只顾着攻击王不留行了,当时他还在奇怪王不留行为什么被打了这么多下还没死,自己的角色就突然被沉睡了。韩文清一下就反应过来这是牧师的催眠术,如此一来王不留行就好解释了,肯定是被治疗过了。就趁着这一会,被砍倒的树,劈下来的石头全落在了大漠孤烟身上,这一片森林还被王不留行点燃。等大漠孤烟逃出来的时候,三个人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而自己只剩一层血皮,队友索克萨尔也已经扑街。

 

可是说是最惨的一组攻派选手了。

 

等到25分钟过去,主持人开始宣布了:“接下来宣布第一局存活组数。攻派,存活四组......嗯???守派,存活两组......等等这个没出错吧?攻派有角色没有存活?”

 

喻文州微微笑着:“嗯,是啊。”

 

韩文清黑着个脸:“是,你有什么问题吗?”

 

主持人:“啊,没有问题没有问题......现在请选手们稍事休息,十分钟后开始下一局......”

 

林敬言混在观众席里看得直乐,发了条朋友圈:“恭喜蓝雨和霸图的副队篡位成功!@黄少天@张新杰”

 

晚上的时候,林敬言被回复了——

 

“黄少天:不是篡位,是谋杀亲夫^-^”

 

“张新杰:......是谋杀亲夫”

 

 

Fin.

 

请不要思考为什么是在晚上回复的,不要问副队,天天不知道,新杰也不知道。


【韩张】庸俗关系(3)

文字图片上传到qq相册,居然说我违规???


好气。


前文:1  2


重新宠幸起了石墨


————————

就不敢回复评论,怕一回复就抑制不住自己想要剧透的心(:3_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