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楠木

我有一只小毛驴从来都不骑。

非亲友请勿一键转载。

子博:@一只毛驴

微博:沈楠木的小毛驴
可约可撩可勾搭。

孕期张新杰歌颂诗十四首

ABO生子背景,注意避雷。


不会写诗歌,瞎几把乱写的。

 

文/沈楠木

 

 

 

今天的张新杰也是准点醒来,

却难得地没有什么胃口。

是昨天的小龙虾多吃了一个?

还是奶茶多放了一颗珍珠?

张新杰摸着自己的肚子,

认真地反思。

 

 

霸图门口的猫咪精神很好,

在保安室的窗台上晒着太阳。

韩文清却紧张地看着训练室里的恋人——

他的脸色不太好,

是发现昨天的奶茶我偷喝了一口吗?

 

 

张新杰晚餐的时候吐了,

全霸图的人都很慌张。

韩文清强行把他带到医院,

医生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医生!我没有受内伤呀!

张新杰咽了咽口水,

没敢说出来。

 

 

张新杰怀孕了!

张佳乐争着要当孩子的干爹,

林敬言打电话来说要寄特产,

宋奇英跟秦牧云白言飞悄悄商量,

该教小孩以后玩哪个职业。

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

张新杰揪着韩文清的耳朵——

下次必须戴套!

 

 

韩文清看起了备孕爸爸要看的书,

书又厚又大,

韩文清看得头晕。

他皱着眉撑着脑袋,

心想当初高中应该好好读书。

蒋游看见他这副模样,

赶紧溜回去看叶修有没有来抢怪。

 

 

最开始张新杰的胃口变得很奇怪,

同一种食材,

红烧吃得、清蒸吃不得。

张佳乐怕他饿着,

给他塞了些小零食,

没想到张新杰却上瘾了。

 

 

张新杰最喜欢的是酸梅,

时不时吃上一颗,

天黑了才发现已经吃完了一袋。

我以前怎么发现它这么好吃呢?

张新杰坐在一堆梅核前,

苦恼地想。

 

 

可是酸梅吃多了,

牙齿就不舒服呀。

张新杰的酸梅被收走了,

他心里越想越气,

最后气得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气牙齿不舒服,

还是气酸梅被收了。

 

 

孕期Omega情绪不稳定,

时常需要安抚。

请各位Alpha注意TA们的身心健康。

《孕期Alpha注意事项》上这样说。

韩文清不懂怎么安慰人,

只好对张新杰说——

以后每次你想吃酸梅,

就来亲我一下。

 

 

为什么要亲你?

张新杰气鼓鼓地问。

因为我吃宝宝的醋,

我也是酸的。

韩文清说完,

就凑上来亲他。

 

十一

 

今天的张新杰也是多愁善感,

晚上的时候,

韩文清看见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走过去问他——

新杰怎么了?

有人惹你生气了吗?

张新杰瞟了他一眼,

还不是我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

你们两个一大一小,

都擅长气我。

韩文清低下头去,

乖乖认错。

 

十二

 

张新杰的眼睛里盛着夜空,

张新杰的鼻梁架着云朵,

张新杰的嘴唇含着一汪春水,

张新杰的脖颈挺如峰,

张新杰的肚子——

装着我们的宝贝!

 

十三

 

张新杰的肚子渐渐大了,

他不得不托着腰慢慢地上下楼梯。

嗨呀!他气恼地想——

这小家伙怎么这么重呀!

哪怕韩文清给他做了好吃的补品,

张佳乐给他带了阳台上最香的花,

他也还是气,

又气又甜蜜。

 

十四

 

产房外,

是焦急的韩文清;

产房里,

张新杰闭着眼睛。

星星落到树梢的时候,

辛苦的产妇终于醒来。

旁边是一个新生儿均匀的呼吸,

而丈夫俯下身来,

吻了辛苦人儿的眼睛。

 

 

The end.

 

请韩文清和 @ㄤon 背诵全文并默写,明天我检查。




【全职多cp】天台告白

纯属玩梗,请勿较真(*ˇωˇ*人)

 

此处的“告白”取的是“表白心意”的意思,并不一定是那种谈恋爱的告白。当然因为我是个cp脑,所以大家可自行理解~

 

 

【方王的场合】

 

方士谦:“今天——我要告白的对象是——教化学的王杰希老师——”

 

众人(起哄):“哦哦哦哦——”

 

方士谦:“王杰希老师——从很久以前起——我就因为一件事情非常在意——”

 

方士谦:“老师——今天我要把它说出来——请您不要再让我这么困扰了——”

 

众人(激动):“哦哦哦哦哦哦——!!”

 

方士谦:“王杰希老师——你的眼睛——为什么不一样大——!!!”

 

王杰希:“......”

 

王杰希:“小兔崽子等你下来我就挠死你。”

 

 

【周江的场合】

 

江波涛:“今天——我要告白的对象是——教美术的周泽楷老师——”

 

众人(非常激动):“啊啊啊啊——!!!”

 

周泽楷:“?”

 

江波涛:“周泽楷老师——从很久以前——我就很在意这件事情了——”

 

江波涛:“希望老师今天能给我一个答复——”

 

众人(沸腾,伴随一些女生的尖叫):“哦哦哦哦哦哦哦——!!!”

 

江波涛:“老师——请您以后上课——不要只放PPT不讲话了——!!!”

 

周泽楷:“QAQ”

 

 

【林方的场合】

 

方锐:“今天——我要告白的对象是——教数学的林敬言老师——”

 

众人(起哄):“哦哦哦哦——”

 

方锐:“老师——从上次近距离观察过你之后——我就很在意一件事情——”

 

众人:“哦哦哦哦——!?”

 

方锐:“老师——我想问你——”

 

方锐:“为什么老师不近视——还要戴平光眼镜呀——”

 

林敬言:“......”

 

林敬言:“你先把你说的近距离观察是怎么一回事说清楚。”

 

 

【双花的场合】

 

孙哲平:“今天——我告白的对象是——教音乐的张佳乐老师——”

 

众人(起哄):“哦哦哦哦——”

 

孙哲平:“老师——我有一句话想跟你说很久了——”

 

孙哲平:“老师——你和你粉色的小辫子——真的很好看——”

 

孙哲平:“让我上课都没法专心听讲了——”

 

众人(激动):“哦哦哦哦哦哦——!!”

 

孙哲平:“为了不让我再这么困扰——老师——请和我交往吧——!”

 

众人(沸腾):“答应他!答应他!”

 

张佳乐(努力矜持):“哼!毛都没长齐,等你毕业了再说吧。”

 

 

【韩张的场合】

 

张新杰:“今天——我要告白的对象是——教体育的韩文清老师——”

 

众人(激动):“哦哦哦哦是个狼人!”

 

比狠人还要再狠一点点

 

张新杰:“老师——从很久之前我就很在意了——”

 

张新杰:“老师你——为什么不在学生面前笑呢——”

 

张新杰:“比起在篮球联赛上获得胜利——还是考了年级第一——我更想看到老师的笑容——”

 

张新杰:“为了不让我继续这样困扰——请老师以后多笑一笑吧——”

 

韩文清:努力挤出一个微笑中。

 

众人:韩文清老师您不用勉强自己的!!这样的笑容反而更吓人了好吗!!!

 

 

【喻黄的场合】

 

黄少天:“今天我要告白的对象是——教语文的喻文州老师——老师我从很久以前就非常在意你了——你为什么写字那么慢还要坚持板书呢——虽然你语文教得很好但是这并不是你拖堂的理由呀——啊扯远了不好意思呀——老师我今天是想要来跟你告白的——虽然你手速慢还拖堂——但是老师你布置的作业少呀——老师爱你么么哒——”

 

喻文州:“少天肺活量不错呀,待会下来把你刚刚那段话抄一百遍给我以表诚意吧。^-^”

 

 

End.

 

不知不觉在lofter发文也是刚刚好一整年了,去年的今天我发了第一篇全职同人文,是一篇多西皮,所以今天也摸一篇多西皮好了。玩梗居多,仅博大家一笑呀~

 

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和大家一起快落地磕西皮呀!


【韩张】庸俗关系(5)

已经不止一个人跟我说想看这篇了!拖了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呀QAQ


 

 

事实摆在面前,张新杰眼下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解决。

 

张新杰最为圈内人所熟知的身份是张佳乐的经纪人,但实际上,他们也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原先他们一直住在一套小别墅里,这下跟张佳乐一吵架,张新杰也不愿意回去了。张新杰在这座城市里的房产也有几套,但没有一套是可以马上拎包入住的。他想着到哪个酒店去住个几天过渡一下,没想到晚上韩文清回来之后,向他提出了来自己这里同住的建议。

 

当时的张新杰本来就到点了有些困,又吸溜着对方给自己带的皮蛋瘦肉粥,一时大脑停止运行,答应了下来。第二天早上回想起这件事,张新杰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敲一下自己——不要被一顿好吃的就收买了啊!

 

而且谁会答应跟自己的炮|友一起同居啊?!

 

然而张新杰不是那种会出尔反尔的人,更何况他仔细思考之后觉得,暂住在韩文清这里除了有点尴尬,其实也不失为一个解决方法。

 

 

“老韩,你家里来亲戚了?”

 

孙哲平从昨天开始就想问这个问题了。韩文清一向没有在晚上加餐的习惯,然而他却特地绕路去了珍味楼买吃的,还去了一趟商场买了几件L码的男装——韩文清从来都嫌珍味楼的菜品口味太清淡了,而且他也穿不下L码的衣服!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韩文清家里来了一位男性亲友。

 

韩文清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他看孙哲平还想多问什么,便解释道:“我把人接到家里了。”

 

“什么人?你怎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孙哲平更困惑了,“而且你不是从来不往家里带人的吗?我们想在你家里开派对你都不让。”

 

“就那个......”韩文清斟酌了一会措辞,“已经一年了的......”

 

“噢!”孙哲平这才反应过来韩文清说的是谁,“你喜欢别人这么久了,可算是把人弄到手了。”

 

“没有,他只是暂住一阵。”韩文清忍不住小小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他追到啊......”

 

孙哲平拍了拍兄弟的肩膀:“至少现在你们已经可以算是同居了嘛!”他凑近了一点,悄咪咪地问:“你现在还不打算告诉我他是谁啊?”

 

韩文清拍开他的手:“等追到了再告诉你。”他顿了顿,“你怎么不说说你跟张佳乐是怎么回事?”

 

“乐乐啊......”说到这,孙哲平一下子画风就变了,“他不是跟他经纪人吵架了吗,他就一个人在那生闷气,也不跟我说为什么。唉......”他叹气,“虽然就算他淡圈了我也照样喜欢他,但是看他生气我心里也不好受啊。”

 

“他没有跟你说他为什么想淡圈?”韩文清试探着问道。

 

“没有啊。”孙哲平耸耸肩,“我想他愿意说的时候就应该会跟我说了吧。”

 

 

韩文清回家的时候发觉家里已经被整理得井井有条了不少,东西的摆放位置没有大的改动,但是都被整理得非常清楚。从来没有开过火的厨房此时亮着温暖的橙光,有人在里面忙活。

 

是张新杰。

 

韩文清慢慢走到客厅,把公文包放到沙发上,再慢慢踱步到厨房,倚在门上看张新杰切菜。张新杰很快就察觉到他来了,转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用一下厨房。”

 

“没事。”

 

其实张新杰之前就发微信给他说要用一下厨房,整理一下房间客厅什么的,韩文清让他随便动。说实话,韩文清巴不得他能把这里当自己家捯饬,最好就这样住下来再也不走了。

 

韩文清忍不住想起来最开始见到张新杰的场景,那时候在孙哲平的归国派对上,喝醉了的张新杰努力维持出一副清醒的模样,眼睛瞪着,却是湿漉漉的,让他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略显青涩的张新杰机灵地应付着派对上酒徒,像一只误入狼群的羚羊,然后伺机已久的老虎出了手,把他当做自己的战利品叼回了老巢。

 

韩文清没想到张新杰醒得那么早,等自己醒来的时候,昨晚那个乖顺甜美的小羊羔已经不见了。而再碰面的时候羊羔已经换了一副面孔,带了一份协议,试图把两人的关系划分清楚。在谈判桌上的张新杰倨傲又清冷,和在床|上的他很不一样,这样的反差让韩文清有点愣神,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答应了张新杰的条约。

 

他实在是太迷人了,韩文清止不住地想。

 

厨房里慢慢散发出来属于食物的诱人香味,韩文清走近了些看,发现现在锅里炒的是金针菇和豆腐。张新杰看他这副好奇模样,笑着解释说:“这是日本豆腐,口感特别鲜嫩,我先炸了一遍,口感会很好。”

 

韩文清点点头,他不懂做菜,没时间也没兴趣,但他对吃还是很有兴趣的。看着锅中的豆腐和金针菇已经被调料染成了深色,他咽了咽口水:“可以出锅了吗?”

 

“等会,我还要加两勺水淀粉,再焖两分钟就好了。”

 

韩文清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像跟电线杆似的杵在厨房里。他发现厨房里出现了不少新的厨具,冰箱里也塞了不少食材,原本冷清的厨房一下子变得有烟火气息了起来。

 

张新杰继续解释道:“我今天没什么工作,就做了点菜。”

 

“挺好的,看着就很好吃。”韩文清衷心地赞美道。

 

他很清楚张新杰今天为什么会没有工作,按他的习惯,张佳乐最近的工作应该已经被安排妥当,哪怕张新杰不在工作室也能很好运行。韩文清猜想张新杰大概是不习惯自己突然闲下来,就给自己找了些事做。

 

张新杰把锅盖掀开的那一刻,酱汁的香味随着热腾腾的蒸汽一下子就充斥了整个厨房,韩文清直抽抽鼻子,咽咽口水问道:“你加了什么啊?好香。”

 

“就是普通的生抽老抽蚝油什么的,”张新杰把锅里的豆腐金针菇裹着酱汁乘出来装盘,“还有小米椒啊蒜啊之类的。”

 

张新杰用筷子夹起来一块豆腐,放在嘴边吹了吹,又用嘴唇贴着试了试温度,然后冲韩文清说:“要不要尝尝?”

 

韩文清低下头叼走他筷子上的豆腐,熟练得就像以往他们已经无数次的做过这件事一样,让张新杰一时有些愣神。尽管张新杰已经吹了吹,但韩文清还是被小小地烫了一下。不过这并不碍事,韩文清很快就把这块豆腐咽下,咬破了豆腐的脆皮后内里软嫩的豆腐便迫不及待地溢了出来,混着鲜美的汤汁,这口感简直让人欲罢不能。韩文清真诚地赞叹道:“好吃,真好吃。”

 

“日本豆腐做起来口感的确非常鲜嫩。”张新杰把盘子递给他:“拿去放餐桌上。”

 

韩文清忙不迭地把餐盘拿到餐桌上,又回到厨房乖乖地等张新杰再给他下指示,帮帮忙什么的。那天晚上张新杰做了三道菜,只有一道荤菜是青椒肉丝,还有一道是鱼香茄煲。都不是什么很难做的菜,却让韩文清难得地胃口大开,把电饭煲里蒸的饭都吃完了还意犹未尽。吃完以后韩文清自觉地把碗拿到厨房里准备洗,却被张新杰叫住:“我买了洗碗机。”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韩文清照着说明书上的指示操作着洗碗机。张新杰在一旁看着他,声音里带了点笑意:“我看你厨房这么空,就想把它填满。”他顿了顿,小声说:“我原先住的房子里就是这样的。”

 

韩文清知道他原本一直跟张佳乐住一起,心中感叹张佳乐真是享了不少口福。可是转念又一想,张新杰和张佳乐平时都这么忙,张新杰是怎么练得这一手好厨艺的呢?

 

碗筷被洗好后,韩文清发现灶台下的消毒柜也被擦洗干净了,他把东西堆进去,张新杰在一旁看得直皱眉,亲自上手,把盘子、碗、筷子都分门别类整整齐齐码好,才把消毒柜的柜门关上。末了他还指点韩文清两句:“每次洗好之后把碗筷得摆好,这样下次用的时候才会比较方便。”

 

韩文清听了乖乖点头:“下次一定做好。”

 

韩文清一脸认真诚恳,张新杰倒是哑然失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韩文清这个人就理所应当似的闯入他正常生活的轨迹。被收留之后张新杰就不自觉地买了一大堆东西填满厨房,好像以后他们也会有很多这样的机会一起共进晚餐,他负责下厨,韩文清洗完碗之后笨手笨脚地把它们放进消毒柜,然后承诺下次一定会把餐具摆放整齐。

 

张新杰不知道他们还会有多少个下次。

 

张新杰知道自己失态了。从很久以前起他的生活重心就只剩下了张佳乐和工作,他原以为这样就够了,没想到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贪心一些,张新杰还会留恋之前韩文清那个不明所以的吻,会沉迷于在失去生活重心后韩文清给予他的温暖的依靠。张新杰不知道韩文清是怎么想的,但他此刻只想紧紧抱住韩文清所给予他的、这些已经越界的宽慰,就像一个乞丐裹住路人施舍给他的衣物,这样他还能欺骗自己很富有。

 

他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这个平衡,犹豫万分不知道该不该再接近一步。然后张新杰只是笑了笑,他冲韩文清眨眨眼睛:“我还买了些别的东西放在浴室里用,你要去看看吗?”

 

哦,这听起来多么像一个拙劣却诱人的请求!韩文清怎么会拒绝!他咽了咽口水,点点头,跟着张新杰上了二楼。

 

然后,韩·伪·直男·文清的三观就被刷新了。

 

浴室的镜台上,居然摆满了张新杰的护肤用品。

 

韩文清:???

 

TBC.

 

想多了老韩,新杰他只是单纯的想向你科普一点护肤知识。

 

其实进行到这里已经很明显了,这里已经是一个双箭头了,应该很快就能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唉,当初抱着给大家写车车的目的开的这篇文,如今却一本正经地跑起了剧情。

 

附加一个后来每天下班回到家的老韩: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爪爪很好捏(危险发言


至今我仍然觉得高三时候的自己不仅是目前为止智力的顶峰,也是我创造力的顶峰。我回头去读那时候自己写的原耽依旧读得不亦乐乎,只是三章之后她就戛然而止,像个可怜的夭折的小孩。被宛如拥挤人潮的压力压迫得神经敏感的时候,我总是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故事或者碎不成章的语句,而彼时我唯一的读者就是我自己。但是令我惊奇的是当我回头去看的时候,那些不能被称为是作品的作品远比我现在写的东西要富有诗意,她们古怪而纯粹,有一种不经雕琢的稚嫩美感。我一个相当要好的朋友开了一个公众号推送自己的随笔,虽然只有寥寥数几的关注,但她仍然富含饱满的热情在写作。我最开始跟她变得关系要好就是初中开始我们两个人一起写东西,我们尝试用不同的视角观察世界,把我们觉得有趣的独特的地方写下来一起交流。那段日子已经变得很久远,但给我日后写作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直到今天我看了她新推送的两篇文章,我发觉她仍然喜欢用万花筒般的视角观察世界,写下她或真实或虚幻的故事,像阳光下折射幻影的泡沫,像一个荒诞却美丽的梦。我这才发现原来她一直都没有大的变化,倒是我变得越来越平庸。我不知道是不是环境的变化给我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但我确实有些安于现状。我也很久没有阅读了,每天有新的课程新的知识要吸纳,同学们也开始忙着要进实验室了,我处在这个人群中,也不得不被推搡着向前缓缓挪动步子。我留给自己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思考的时间也被碎片化的信息占据。我原本是热爱阅读的,现在我却已经几乎要把阅读忘掉了。人都是这样长大的吗?逐渐变成一个了无生趣的大人吗?我差点就在无意识中接受这个事实了啊,但是我不愿意呀。我是读到那位朋友的文字才发现这个令人痛苦的事实,我想从现在开始,努力去改变一点点呀。


会有人有耐心读到这里吗?感谢你阅读我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牢骚呀。在LOFTER发文也快一年了,你有什么想看的,想说的,也欢迎跟我交流呀。


反正我热爱写东西,今后也会一直写下去的啦。

韩张甜蜜蜜24H活动

活动来啦!!!(*ˇωˇ*人)

大家过节啦过节啦!!快乐快乐♪٩(´ω`)و♪

韩张24H活动主页:

!!韩张24h活动 !!
「千万个平行世界也会相爱的两个人。」


 


大家好~~这里是韩张24H活动主页 !


为了让韩队和张副队甜蜜蜜谈恋爱,我们合办24H活动并广邀众位太太一起参加活动<3


题目由每位参与人从提供的三十题中自行挑选,最多可选两道题目。当天依照排列顺序,使用lof定时发布👌


活动tag为:韩张甜蜜蜜24H活动


活动时间为10/1 早上05:00开始到24: 00结束


 


以下为24H棒次!


感谢各位太太热情参与!


05:00        @P.H.Wang                  互传纸条     


06:00        @非尘                  装作忘记对方生日


07:00        @紫星空shmily                 搂着对方的腰帮他刮胡子


08:00        @莫莫生                游戏中被围攻


09:00        @陆相期                一起去超市采购为菜价发愁


10:00        @蜃                    被放弃的卧底


11:00        @三狗                  终其一生的单恋


12:00        @人格已分裂            危险不止来自敌人


13:00        @三狗                  梦中的婚礼


14:00        @-天歌-                  can`t take my eyes of you


15:00        @那喀索斯不存在                 提到你名字时不自觉的心跳的笑容


16:00        @沈楠木                理所当然地使用对方的东西                 


17:00        @三岁的叉溪不当8号小秘书了!             秘密抽屉


18:00        @一苑斓夜                  警届高层里的叛徒


19:00         @紫星空shmily                   与日俱增的默契


20:00        @音乐柠檬水            吃掉对方最喜欢的食物


21:00        @鹤雏                  灵魂互换


22:00        @齐姜SnowZ                  早晨醒来时相聚一厘米的嘴唇


23:00        @奶香鸡胸肉           班主任开家长会邂逅单亲爸爸


24:00        @坂田唐瓜                  傍晚小河边一起洗澡

被恋人的家人反对这段感情是什么感受?/该怎么解决?




匿名用户

赞 4.8w         评论 8943

看到这个问题,忍不住来分享一下我的经历。

看了看大家的答案,大部分都是被恋人的父母反对。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们是被我爱人的弟弟反对。

这样吧,我爱人的弟弟简称为X好了。

我爱人跟X的感情特别好,从小就是这样。后来他们成年了,在事业上也是相互帮助。我爱人说在遇见我之前,他其实是准备跟X过一辈子的(他们两个第一和第二性别都相同)。其实我也能理解(笑),因为我爱人是特别特别优秀的人,X也很优秀(当然比起我爱人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小声bb.JPG])。如果是他们两个的话,应该也能很好地过完这一辈子。

肯定有人会怀疑这两人之前的感情是不是纯粹的兄弟情,老实说我在不了解他们的时候也暗搓搓地觉得这两人实在是不一般,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不过后来我了解他们之后,就非常能理解了。前面说过了,我爱人非常优秀,不论是事业上,个人心理素质上都是,完全不需要再去依靠一个人;而X也能很好地陪伴他,更何况X一直跟他感情那么好,几乎不存在吵架这样的问题。而X呢?我后来意外地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说难听点就是一根筋,他一直非常固执地认为哥哥就是自己的,自己会和哥哥过一辈子。X也没有考虑过自己以后说不定会碰见一个心动的人这样的事,爱情大概在他的世界里是不需要考虑的。唉,这两个人啊,就这样非常随便地计划了自己的人生。

不过爱情总是来得这么突然嘛,我爱人最后还是碰见了我。那个时候X对我非常抵触,他觉得我把他哥哥“抢走”了,而且他之前看我都是非常正常的,等我爱人跟他坦白之后,他看我的眼神都是一种“你怎么配得上我哥哥”的清高之态,倒没有什么嫉妒的感觉在里面。

我爱人开导(其实就是哄)他了很长时间,还没顺好毛呢,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关键人物出场了。

就称这个人为Q吧。不知道什么时候,Q跟X碰撞出了爱情的小火花。说实话大家乍一看,都觉得Q和X是非常不搭的,谁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就勾搭上了。而我爱人吧,觉得自己弟弟天下第一好,谁都配不上,完全没想到就这样被Q给拱了(笑)。

而X这家伙,谈了恋爱之后居然藏着掖着不跟我爱人说,这点简直跟当初我俩谈恋爱时一模一样(笑)。这件事还是被我爱人撞破的时候X才坦白的。

当时我爱人简直气炸了,跟X大吵一架,而Q一直在旁边任我爱人骂,话说没想到他居然能一直忍着连嘴都不还,只有后来我爱人想把X拉走的时候他稍微拦了一下。后来X还嘴说:“你自己当初谈恋爱的时候不也是瞒着我的!”两人不欢而散,我爱人甚至还有些把气撒到我身上了╮(╯▽╰)╭

于是我跟Q很快联系上,我们两人聊了很久,关于怎么缓解这两人的关系。其实按照我们对这兄弟俩的了解,他们是一定会重归于好的,但是我们都希望他们能早些和好,毕竟看着他们心情不好我们心里也难受啊。于是我找爱人谈心,Q找X谈心,最终两人决定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至于他们兄弟俩谈了什么我不太清楚,毕竟他们谈话的时候我和Q都被赶出去当门神了。反正最后他们接受了对方都找到了想要共渡一生的人,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两人的感情,也就是说他们想要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我跟Q只有跟在后面拎包的份(笑)。话是这么说啦,其实我们四个人工作都挺忙的,只是以往他们两人的旅行变成了四个人,倒是热闹很多了(笑)。

现在情况已经挺好了,我爱人跟他弟弟依旧感情很好,我跟我爱人也是如胶似漆,至于X跟Q,当然也是卿卿我我的啦哈哈哈。我以前总觉得孑然一身也挺酷的,现在发觉四个人一起也很有意思的。

所以,综上所述,如果恋情被爱人的兄弟姐妹反对了,不如让他的兄弟姐妹也谈个恋爱吧!好吧开玩笑的,具体情况还是得随机应变,尽量把自己姿态放低一点,不要起正面冲突。嗯,大概就是这样。

祝大家都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8943)

买漏斗:恕我直言,这个跟zjl还有zxj很像啊……那这样一来……答主是szp???     赞  1.9w

把我口罩提一提:我也觉得像z家兄弟……也不知道是编的还是怎么样但是就媒体的报道来看都合得上啊??而且跟之前两兄弟疑似冷战时候大家的猜测也都挺符合来着……       赞  1.1w

张佳乐的小甜心:话说这四个人最近又一起粗去玩了耶……看乐乐微博我要笑死了哈哈哈,指路这里     赞  9742

张佳乐新专了解一下:实名diss某热评ID      赞  6951





Fin.

从某个旮旯里找到的没写完的文,补完了之后发上来,仅博大家一笑……


有了合集就不再更新目录啦,看合集就好啦!




韩文清打开包厢房间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各色佳肴和酒混在一起的味道。包厢里的人多多少少都喝高了,不过韩文清表示理解,拿了世界冠军,高兴嘛,喝点酒也没什么。

韩文清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喻文州貌似是清醒的——因为他冲自己点了点头。韩文清也朝他点了点头,然后把瘫在一边沙发上的张新杰捞了起来。

张新杰难得地喝醉了。他的脸微微透着粉红,唇是被酒浸染过的湿润,看起来跟平时冷静沉稳的他不大一样。韩文清强忍着想要现在就想要亲吻他的冲动,轻轻捏捏他的脸:“你的包放哪了?”

张新杰眨了眨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缓缓转头,指了指沙发的一个角落。韩文清把包拎起来背好,然后再把张新杰抱紧了,悄悄地出了包厢。

离开了包厢之后,外面清新流动的空气让张新杰稍微清醒了一点。他乖乖地攀紧了韩文清,像一只没有安全感的猫。韩文清把他放到后座去,张新杰却没有松开手,蛮不讲理地,把韩文清也拖到了后座上。

韩文清无奈,你哪能跟一个醉酒的人讲道理呢?他只好顺着张新杰的意,一起坐到了后座,甚至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把张新杰揽着。

而张新杰看着挺高兴的,窝在韩文清怀里,把一只手举起来,献宝似的张开,呈现在韩文清面前:“看!冠军戒指!”

韩文清这才发现原来张新杰手里一直紧紧地攢着这个戒指。世界冠军的戒指跟联盟冠军的戒指还是有些不同,而且来的更为珍贵。韩文清此刻的思绪却飘到了别处,他想起自己包里的一对男戒,是他趁张新杰去苏黎世的时候偷偷买的,很简约的款式,只有一些碎钻做点缀。韩文清之前还一直很纠结万一张新杰不喜欢这个款式怎么办,后来他想通了,要是新杰不喜欢,就把这个当订婚戒指,然后再去定做一对结婚戒指好了。

而他怀里的人却把这枚来之不易的冠军戒指戴到了他的中指上,虔诚地把他的手举起来,吻了吻他的指节。然后张新杰抬起头来,眼里像是含了一汪月光:“嫁给我,好不好?”

🐧


实不相瞒,江波涛超级喜欢企鹅。

就像有的人喜欢熊猫,有的人喜欢老虎一样,江波涛是个不折不扣的企鹅派。企鹅圆敦敦的肚子,扑棱着的短小翅膀,一摇一摆的走路姿势,无一不把江波涛萌得只想原地打滚。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到动物园去工作,有企鹅的那种动物园。

为此,江波涛甚至选择了比其他专业都要辛苦许多的动物医学专业。尽管课业繁忙,但江波涛课余还是想尽办法经常到各大动物园去做义工。这为江波涛积攒了相当多的工作经验,硕士毕业之后他就被介绍到当地最大的极地海洋世界去做全职兽医了。

江波涛上任第一天就接到了活。企鹅馆里一只小帝企鹅不合群,被其他企鹅欺负了。江波涛把小家伙接过来后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受的伤不算重,但是还是要治疗观察几天,而且还得跟原群体隔离一段时间。于是这段时间,都是由江波涛来照顾这只名叫“楷楷”的企鹅。

小家伙在江波涛的悉心照顾下很快就恢复了活力,甚至还长壮了不少。毕竟这是江波涛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自己心爱的企鹅,自然很上心。楷楷的性格很温吞,不像其他企鹅争食时那样叽叽喳喳争抢打闹,什么时候都是乖乖的。他有点怕生,却很黏江波涛,江波涛在室内的时候他总是跟着江波涛脚跟后边,江波涛出去了他就一直呆呆地看着门口等江波涛回来。江波涛被这个小家伙毫无掩饰的依恋和喜爱暴击到了,从此把他当亲儿子养,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他。

回到企鹅群体之后楷楷依旧还是不怎么合群,不争不抢的,只是个子长高了不少,倒没有企鹅会欺负他了。江波涛时不时就会去看楷楷,而楷楷只有在江波涛出现的时候才会变得格外活跃,拍着翅膀摇摇晃晃地跑过来扒着江波涛的腿。楷楷的个子越发高了,在一众企鹅里相当拔群,经常能把江波涛撞得一个趔趄。

结果到了企鹅的发情期的时候,饲养员就上门告状来了。楷楷是今年最健康强壮的雄性企鹅,饲养员们都指望他能为这代企鹅的繁殖做点贡献。结果无论让哪只雌企鹅过去他都不买账,逼急了他还会攻击其他企鹅。楷楷看着平时乖乖巧巧的,没想到发起脾气来没有企鹅打得过他。出于安全考虑,现在楷楷已经被隔离了。

江波涛赶紧要去看楷楷。到了企鹅馆,江波涛提出要进去看看,被饲养员劝说道会有危险。江波涛一再强调自己照顾过楷楷好一段时间,楷楷认得他,不会攻击他的。最后饲养员松了口,让江波涛换上保温服就进去了。

楷楷一看见江波涛,马上就跑着过来了。江波涛蹲下来张开双臂,被楷楷撞了个满怀。尽管隔着厚重的保温服,但江波涛还是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传来的若有若无的温热,他轻轻地蹭着自己,似乎在寻求安慰。尽管楷楷已经从毛茸茸的小灰团子变成了高高壮壮的成年帝企鹅,但是他对江波涛的依赖和江波涛对他的喜爱,倒是一直都没有变过,甚至愈发深厚了。

于是江波涛抱紧了楷楷,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说道:“好啦,没事啦,没事啦。”

后来在江波涛的建议下,饲养员们没有再让楷楷强行交配了。楷楷也成为了企鹅馆的传说,一只不爱同类只喜欢跟江波涛待在一起的企鹅。

江波涛对楷楷的宠爱与日俱增,他甚至觉得楷楷通人性,能听懂自己说的话。有时候做梦江波涛都会梦见楷楷真的变成了一个人,来找自己了。

然而几年后,黄金单身鹅楷楷,突然失踪了。

整个极地海洋世界都花了大力气去找这只丢失的企鹅,还排查了企鹅馆有没有什么漏洞,然而却一无所获。最伤心的莫过于江波涛了,楷楷对于他来说,已经像一只家养的企鹅一样了,此时却突然消失,让江波涛觉得心里都缺了一块似的。

晚上回自己租住的小房子之后,江波涛辗转反侧好久才睡着。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惊吓地发现床角坐着一个裸着的美男。

美男害羞地开口道:“你好……我就是楷楷。全名周泽楷。”

“你是楷楷?”江波涛一脸冷漠,“给我变回去。”